新加坡公立图书馆关闭期间中文电子书借阅量激增114% 来源:e线图情

发布时间:2021-04-02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全岛公共图书馆2020年疫情期间曾暂停运作,中文实体书的借阅量因此比2019年少了39%,但电子书借阅量在同一期间增加超过一倍。

疫情期间公共图书馆暂时关闭,带动了当地读者对电子书的需求。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管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中文电子书去年的借阅量,与前年相比激增了114%。

借阅次数最多的前五名实体中文书都是言情小说,中文电子书方面的读者口味则显然不同。OverDrive和HyRead这两个借阅平台最受欢迎的书籍,分别是香港作家亦舒的《迷藏》,以及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的传记《高难任务》。

新加坡图管局助理总裁(档案与图书馆部)刘赐慧指出,为了能让新加坡人继续阅读并享有更多元的中文书籍,该局不断扩大实体和电子藏书。其中言情和悬疑小说在实体书当中借阅次数最高,最受欢迎的非虚构题材则是有关烹饪与养生。

中文电子书借阅量激增也令刘赐慧欣慰。“希望更多人会通过我们的数码资源继续阅读、学习和提升技能,我们也会持续提供更多资源支持这个目标。”

新加坡作家协会会长林得楠受访时说,这与图管局在疫情期间的推广工作有关系,该局平时也积极向海内外出版机构引进不少电子书。“这些电子书的资源、来源、种类,以及当局的推广方式,多多少少都和电子书借阅类别有关,或者说起了一些引导作用。”

随着图管局不断扩大电子书来源,包括增加本地版和海外版中文原创电子书的种类和数量,并对中文电子书进行更多宣传,林得楠相信这能加强更多读者对海内外华文原创电子书的关注度和兴趣。

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副主任陈志锐博士则注意到,读者选择的书籍类型与阅读方式出现改变。

他指出,选择电子书的一般是年轻人,上榜的作品类型较多元化,另外垄断实体书排行榜前五名的言情小说都出自新进作家,也反映有更多年轻读者在借阅。“另一个原因是言情小说一般也较少有电子版。”

也是图管局华文阅读委员会主席的陈志锐认为,电子书会在疫情后继续维持较高的借阅量。

“一方面是因为图书馆积极推广电子书,另外也因人们的阅读习惯正在改变,不少人在疫情期间开始接触电子书,之后也就习惯这种阅读方式。”

王玲(65岁)2019年底退休后,原本打算经常到图书馆借阅书籍,却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计划。她经友人介绍后下载HyRead,平时会借阅中文杂志以及孙女爱看的儿童书。

“我试用后觉得非常方便,不仅书籍范围较广,更新的速度也快,再加上疫情期间外出有风险,电子书平台正合我意。”(李思敏)


登录我的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