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云安小镇七月图书馆温暖开张

发布时间:2019-01-11

青山湖畔,云安小镇。周末,一家完全由市民众筹的新型公共图书馆在冬雨中悄然绽放。

它叫“七月图书馆”,因酝酿于七月,但也可以在赫尔曼·黑塞的诗中找到它的来历:“我们,七月里出生的孩子, 喜爱白茉莉花的清香。”

这是一个怀抱着理想主义的图书馆,全部图书来自爱书人的众筹。由本报发起号召,自8月3日向全社会发出征集,4个月时间,8000余册图书从全国各地汇集至云安小镇……捐书者中不乏各界名人,更多则是热爱阅读的普通人。

小而美的文化新地标

七月图书馆在云安小镇最繁华的地段,面积约350平方米。进门是近7米高的原木色巨大书墙,和醒目的巴勃罗·聂鲁达黑白头像。往墙上看,《柏拉图全集》,中华书局全套的《中华经典名著》,已经绝版多年的河北教育版《20世纪世界诗歌译丛》,一整年的《读库》,《剑桥中国史》,《席勒文集》,《莎士比亚文集》,《郁达夫文集》……让人想起博尔赫斯的名言:“天堂啊,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这里给读书人提供的物质食粮也是相当有书卷气的,翻糖饼干上一律印着鲍勃·迪伦、杜拉斯、村上春树等文艺名人的头像。

长桌、小桌、暖黄的灯、冬日必备的暖气,无论自主阅读,还是书友相聚,这里都准备好了,为人与人的书路相逢,提供了舒适的场所。

这里既是一所免费开放的公共图书馆,又是远离喧嚣的文化会客厅。等门口的杭临轻轨(接驳地铁五号线)明年落成,这里将更易到达。小而美的“七月”,无疑是杭州一处新的文化地标。

这些书带着几十年的温度

不同于传统图书馆,七月图书馆以人为主角,由一个个捐书人的专属藏书柜构成,定制铜牌上写有捐书人姓名、关于读书的寄语。

这里的8000册藏书不乏珍稀绝版。杨基成、杨溢父子捐赠了3个书柜,全是关于《红楼梦》的书籍。浙大老教授、《语文报》创始人之一张春林,捐赠了两套改革开放初期的重头书籍,一套是《走向未来》丛书,另一套是《面向世界》丛书。原中国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老领导王尚琪,其夫人与女儿以他的名义捐赠了429册藏书,包括一套已绝版的《李渔全集》。

每本书背后,都有一个有趣的灵魂,都传递着爱书人旷日持久的温度。

江帆、白虹夫妇捐出了家中藏书895册,江帆是原浙江日报主任记者,业余研究文学,写过清代女词人吴藻的传记。白虹是原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审,风靡一代人童年的《幽默大师》就是她主编的。

这样的公共图书馆应该不断“复制粘贴”

七月图书馆的未来会怎样?图书馆发起人、云安小镇总经理张弦说:“这个图书馆不属于我,它属于所有捐书人。怎么搞得更好,希望大家一起出意见。”

媒体评论员俞柏鸿说:“这里的每一本书都很珍贵,是读书人自己捐出来的。捐书人有自豪感,阅读人有敬畏感。张弦和我说,希望这样的图书馆杭州明年出现30个、40个。不要看它小,这是一种现象,市民众筹图书馆,在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

更多读书人表达了相同观点——

广告公司的寿女士说:“我们公司每个人都捐书了,今天我惊呆了,大家阅读的广度和深度都很厉害。”

杭州诗人陈耀说,“我有点社交恐惧症,但这样的分享会让我很自在。很多人一辈子不会说上一句话,但在这里会有一次相遇的机会。”

民谣歌手万晓利也来了,开口就是“检讨”:“太惭愧,我捐的太少了。我以后还会继续捐音乐方面的书。”

捐书将一直持续下去

七月图书馆特意留出了很多柜子,等待新主人。捐书征集令也会一直持续下去。

张弦也希望借此机会为七月图书馆找一个真正的馆长。“为了妥善保管大家的爱书,图书馆的书籍概不外借。但只要你来捐书了,即使只捐了一本,只要我们收藏了,你就是我们的会员。”(戴维)


登录我的图书馆